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体检 我们对它还有多少误解?

2020-09-16 21:32   中国新闻网  

根据流行病学调查数据,全国抑郁症患者数量或接近一亿人,高发病率让抑郁症患者群体近年来引发全社会的关注。

近日,国家卫健委公布的《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》中更是提出,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。

应对这样一个沉重又特殊的疾病,我们准备好了吗?

资料图:南京志愿者街头“求拥抱”,呼吁关爱抑郁症患者。 泱波 摄

专家:全国抑郁症患者或接近一亿人

据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报告:抑郁症的最坏后果是可能导致自杀行为,这是目前15-29岁人群的第二大死亡原因。

在中国,情况也不容乐观。

在年轻人喜欢浏览的一个网络论坛上,仅针对抑郁症的讨论就超过了66万个。

“根据流行病学调查数据,抑郁症在中国的终身患病率达到6.9%,一年内的患病率是3.6%,有研究预估全国抑郁症患者接近一亿人。”北京回龙观医院党委书记杨甫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。

对于一线的临床医生来说,直观感受更加明显。

“以我们医院精神科数据为例,目前来就诊的患者中,抑郁症患者占到了一半以上。近几年,明显感觉到就诊的人数越来越多,并且各个年龄段的患者都在增加。”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精神科副主任医师曲姗告诉记者。

曲姗说,近年来,科室里就诊的患者人数越来越多,主要原因还是由于大家更多地意识到这是一种疾病。

“过去人们觉得自己是想不开、意志薄弱,挺一挺,靠自己的力量去克服就可以了。现在,很多人意识到这是一种病,会选择求医。”

这样的现状也引起了国家层面的重视。

国家卫健委发布的《健康中国行动(2019—2030年)》中提出了这样的目标:到2022年和2030年,抑郁症治疗率在现有基础上提高30%和80%。

就在前不久,《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》也对外公布,其中提出,到2022年,公众对抑郁症防治知识的知晓率达80%,学生对防治知识知晓率达85%。抑郁症就诊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%,治疗率提高30%,年复发率降低30%。

资料图:心理咨询师与就诊者交谈。 吕明 摄

人,为什么会抑郁?

抑郁症属于情感性精神障碍疾病,常伴随焦虑发生。临床体现为“三低”——情绪低落,兴趣减退,动力不足,且持续至少2周以上。

但对于这种疾病的病因,普通民众仍然知之甚少。

“这种疾病的病因学研究,目前很明确的一点就是和基因与环境都有关系。”曲姗解释说。

专家表示,从病理过程看,人的主观思想如果长时间不愉快或想不开,脑内会发生神经递质的紊乱,人总是很痛苦、情绪低落,脑内的神经物质、电活动、脑功能活跃区域会发生改变,这就产生了物质的改变。

从病因学上看,抑郁症还和基因有关,那些有抑郁症家族史的人,比别人得抑郁症的风险高很多。

与此同时,从年龄分布来看,抑郁症的发病也存在三个高峰期。一般抑郁症的发病初始年龄在20到30岁之间,这是第一个高峰期,并且,这种疾病非常容易复发,第二次发病高峰在更年期,大约50-60岁之间,第三个发病高峰期则是进入老年以后。

“人在年龄小的时候保护因素比较多,所以不容易发病,步入社会以后,开始面临一些压力和打击,这些打击会在一定环境下把易感基因诱发,最终导致发病。”

曲姗解释说,从临床经验来看,一般学生初入职场后,会面临各种问题,就业、恋爱、结婚、生子等等,在这个过程中,遇到的“临界事件”比较多,所以会成为抑郁症初始发病的高发年龄段。

此外,70岁以后,人的身体开始出现各种疾病,比如帕金森、肿瘤、脑血管病、心衰等慢性疾病,这些疾病也容易引发并发的抑郁症。

资料图:一位大学生分享其与抑郁抗争经历。 杨醉文 摄

如何判断“我是否抑郁了”?

和其他任何一种疾病一样,对抑郁症的早期筛查和干预对患者来说尤为重要。

“精神科这个特点相当重要,如果你得病5年、10年之后再治,估计预后很差。”杨甫德在采访中说。

《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》中,也将开展筛查评估列为了重点任务。

文件提出,医疗卫生机构使用PHQ-9量表,开展抑郁症筛查,通过建立微信公众号、APP客户端等形式,为公众提供线上线下抑郁症状况测评及评分说明和诊疗建议等。各类体检中心在体检项目中纳入情绪状态评估,供体检人员选用。

最值得一提的是,《方案》还提出,各个高中及高等院校将抑郁症筛查纳入学生健康体检内容,建立学生心理健康档案,评估学生心理健康状况,对测评结果异常的学生给予重点关注。

这也就意味着,抑郁症的早期筛查工作日后要下沉至年轻的学生群体。

“测评是一种辅助手段,可以帮助医生提供一些线索。”曲姗说,开展早期筛查,可以有效避免患者出现更严重的后果。

不过,专家也强调,测评不能作为一种诊断工具,只是作为一种提示。

 “目前,全世界对于抑郁症诊断的一个‘金标’就是精神检查,主要是医生和病人面对面交谈,通过一些提纲式的提问,明确其有没有符合诊断中的一些症状,这是需要医生人工劳动的,而不是通过简单的问卷来确诊,这个过程叫诊断疾病。”

曲姗强调,和其他疾病不同,抑郁症的早期筛查的难点还在于,简单的筛查不一定能100%获取患者的真实信息,如果只是单纯依靠测评,有些人可能出于某些原因在测评时造假,干扰最后的结果。

“如果出现明显症状后,需要第一时间去找专业医师进行诊断,然后再根据症状轻重,来判断是否需要心理治疗、药物治疗等具体措施。”她说。

资料图 中新社发 崔楠 摄

面对抑郁症,我们准备好了吗?

在中国,抑郁症的治疗还面临着另外一个困境:一边是发病人数众多,一边是国内的专业医师缺乏。

曲姗在采访中透露了这样一个数字——目前,全国精神科医师大约不到四万人,和一些发达国家相比,数量相差太远。

“与心理治疗师、心理咨询师不同,医生与非医生最主要的区别是,专业医师可以诊断患者是否有抑郁症,明确患者接下来要采取哪些治疗措施,这是为患者开展诊疗的第一个关口,也是最重要的关口。”

曲姗说,有了专业医师的诊断后,患者可以依照医生建议去找心理治疗师进行治疗,或者接受药物治疗,理顺了这样的就诊流程,才可以避免患者走很多弯路。

不过,对于专业团队的建设,国家层面已经给出了规划。

《健康中国行动(2019—2030年)》中已经明确提出,到2022年和2030年,每10万人口精神科执业(助理)医师达到3.3名和4.5名。

文件中还明确,要建立精神卫生医疗机构、社区康复机构及社会组织、家庭相互衔接的精神障碍社区康复服务体系,建立和完善心理健康教育、心理热线服务、心理评估、心理咨询、心理治疗、精神科治疗等衔接合作的心理危机干预和心理援助服务模式。

此外,《探索抑郁症防治特色服务工作方案》中也提出,到2022年,非精神专科医院的医师对抑郁症的识别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50%,规范治疗率在现有基础上提升20%。

可以肯定的是,面对如此巨大的抑郁症患者人群,未来,注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打开云上荆州app,阅读体验更佳
下载云上荆州app,阅读体验更佳
取消 下载

相关阅读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